您好,欢迎进入线上教育培训!

  • 会员登录
  • 免费注册
  • 热门搜索 线上教育培训

    家长该如何为孩子选书?

    2017-04-19 编辑:古月 来源:线上教育培训
        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曾说:成人是儿童阅读的第一读者。很多时候,书本总是先进入成人眼帘,才有机会来到儿童手上。于是,成人的阅读视野与阅读品味,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儿童能读到什么书。作为成人的我们,又秉持着什么标准来为孩子选书?
        孟子曰:“人之患,在好为人师。”许多成人为孩子选书时,盯着的往往是书本的教育内容,考虑的往往是:这书能带给孩子什么知识?这书能给孩子讲个什么道理?这书能让孩子改掉什么坏习惯?当他们在封面上见到 “培养孩子的良好品格”、“小故事,大道理”、“读童话,学语文”之类的标题,或是在字里行间寻得“这个故事告诉我们……”之类的句子,常会眼前一亮,毫不犹豫就把书本带给孩子,一厢情愿地憧憬着孩子在阅读后的180度转变。
     
        在他们眼里,儿童文学就是教育,艺术完全为教育服务。换句话说,儿童文学就只是为了教育儿童,好的儿童文学就是用简单的故事来传达教育内容。然而,若以此标准来审视古今中外的儿童文学经典作品,许多名着都会不及格。举几个例子。《小红帽》、《青蛙王子》和《睡美人》这样的古典童话,讲述了什么道理?瑞典作家林格伦那部举世闻名的《小飞人卡尔松》,书里的主角卡尔松以恶作剧为乐,淘气捣蛋闯祸无数,与“教育”压根儿沾不上边。此外,我们也很难从那些赏心悦目、趣味盎然的童诗与儿歌中提炼出什么大道理。没有“教育意义”,这些作品为何还能跻身世界儿童文学经典?
     
        中国儿童文学评论家刘绪源认为, 儿童文学的本质只能是审美。绪源先生于《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》中试图勾画并分析人的审美过程:“激情的宣泄/ 心灵的补偿”→“审视自我/ 体验环境”→“回味与叹息/憧憬与渴望”.他认为,“文学的作用首先必然是审美作用。只有经历了审美的过程,只有在审美过程中获得了内心的悸动和愉悦,这种心理的变化才有可能转化为其他。也就是说,只有以审美作为中介,文学的教育作用与认识作用才有可能实现。” 要能够真正影响生命、改变行为,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被感动后所产生的力量。没有内心的感动,没有灵魂的触碰,再伟大的道理也只能是教条的灌输。因此,决定儿童文学作品优秀与否的,不是教育价值,而是审美价值。
     
        当然,儿童文学还是有教育价值的,但那是大写的“教育”,而非狭隘的“教训”(有关“教育”与“教训”,可参阅拙文《儿童文学的教育智慧》)。如果说教育是盐,审美是水,那教育必须是自然而彻底地溶于水里的盐,喝下去既好味又不突兀。第一流的儿童文学往往就是如此。你很难从作品中提炼出具体的道理,却能被作品的审美力量感动,乃至改变自己的价值观与人生观。这才是真正的“教育”,不是吗?由此观之,那些标榜教育功能、反复在字里行间进行价值灌输的童书,反而显得浅薄而拙劣了。
     
        绪源先生曾将古今中外的儿童文学经典作品归入三大母题:爱的母题、顽童的母题、自然的母题,并从审美的角度探寻各个母题的独特意义,摸索各个母题的审美特征。经过绪源先生的分析,你会发现每个母题都各有优劣长短,且互补互辅,各具存在价值。唯有抛开功利的教育眼光,我们才能真正走进儿童文学的天地,才能欣赏那些乍看无教育意义却浑然天成之作,也才有机会走近教育的智慧与真谛。
     
        人只有吸收多种营养才能健康地成长。同样,儿童只有在潜入各类型经典儿童文学作品的审美过程中,经受丰富的体验,心灵才会变得温柔、坚韧、聪慧、自信和博大。为孩子选书,不能只盯着肤浅的“教育意义”,而应从更广大的审美角度出发。切莫让自己的短视与功利,漠视了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,以致酿成孩子终身的阅读遗憾。
    教育沙龙

    家长该如何为孩子选书

    不是文学的概念大于审美,而是审美的概念大…[详细]

    一周教育
    主编
  • 家长该如何为孩子选书

    不是文学的概念大于审美,而是审美的概念大…[详细]

  • 2017年高考哪些省份将

    2014年国务院发布《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…[详细]

  • 防止将课后服务变相为

    近日,教育部印发《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…[详细]